3月24日,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提升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努力稳定供应链。3月2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合相关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提升国际航空货运能力稳定供应链有关情况。国家层面和有关部委的高度重视,一方面是对航空货运在此次疫情期间表现的肯定,另一方面无疑为我国航空货运行业一些由来已久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对航空货运服务链相关企业短期和长期均是利好的,将进一步推动我国航空货运的发展。

在我国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的背景下,提升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对构建全球供应链的运作体系,深度参与国际分工与合作、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但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存在明显短板,尚未形成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地位相匹配的国际竞争力,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后问题显得尤为突出。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国际客运航班大幅度衰减,我国国际航空运力下降了70%以上,腹舱货物运输通道基本中断。而我国全货机数量少,通达范围、承运能力非常有限,对外航依赖度较高,航空货运业出现了需求远远大于运力供给的情况,舱位难求、运费价格飞涨,导致大量货物积压,对我国制造业特别是产业链长、供应链复杂的高端制造业复工复产带来巨大冲击。此次疫情让中国供应链深刻领会了国际物流通道中断的后果,可以说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目前亟需补齐的短板是国际物流服务能力,尤其国际航空货运服务能力,重要的战略通道几乎都控制在外航手中。

本文深入分析了疫情全球蔓延背景下,全球航司大规模削减运力,对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带来巨大影响。其次,围绕我国国际航线货邮运输占比、全货机运输发展情况、国际货运航线网络、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建设以及国际货运信息化水平等方面分析了现阶段我国国际航空货运方面存在的突出短板。最后,提出提升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的思路:一是,引入供应链管理思想,推动航空货运企业向供应链综合物流服务商转型,提升我国航空货运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二是,完善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枢纽机场体系,增强航空货运网络的层次性和系统性;三是重视全货机引进和洲际航线的开辟,构建自主可控的国际航空货运通道;四是,强化信息技术的集成应用,畅通航空货运服务链信息流动渠道。

航空货运服务链受产品供应链和商品消费链两方面因素影响。产品供应链指生产制造商的原材料及产成品在全球范围内的流通,对航空货运服务链产生推动力。商品消费链指跨境电子商务全球分销快速发展,需要依托航空货运实现货物流动,对航空货运服务链产生拉动力。航空货运服务链作为货物运输的载体,起到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

疫情导致大批制造企业原材料库存不足,无法按时生产,大量订单延迟发货,对产品供应链产生消极影响。国内疫情发生正值春节,原材料生产暂停,复工复产后由于市场供需不平衡,价格普遍上涨。海外疫情持续扩散,主要依托航空货运进口原材料的时间被拉长,影响制造企业生产。日前复工率超过90%的中国成为世界上生产力最稳定的地区,是现阶段世界制造业的重心。一方面国内部分重要客户已经提前复工复产,急需产品如期到位;另一方面,海外各国纷纷从中国进口医疗物资应对疫情。阿塞拜疆、波黑、巴西、文莱、捷克、吉布提、希腊、匈牙利、意大利、日本、卡塔尔、墨西哥、葡萄牙、俄罗斯、塞尔维亚、土耳其、英国等多个国家的采购方已经同中方企业签署了采购合同,主要包括检测试剂、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由此,大量原材料和产成品需要通过航空货运这种快速、安全、高效的运输手段进行周转流通,以盘活制造企业。

疫情导致各国采取边境限制,跨境商品流通困难,影响跨境电商,给商品消费链带来严重影响。虽然国内疫情形势逐步向好,但由于现在原材料缺少且价格上涨、工厂人手不足,上游供给效率完全恢复正常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暂时不能满足跨境电商的需求。海外疫情广泛爆发,各国陆续加大防疫力度,关闭国境、出台政策调整进出口贸易、停工停产,消费者出于对感染风险和物流效率的考量,也减少不必要的购物,使跨境电商卖家面临消费需求端的新难题,大批商家面临倒闭风险。为了生存,大部分卖家放弃效率低的海运、铁路等相对时效较长的运输渠道,转而选择航空货运,刺激航空货运的需求。

疫情下的产品供应链和商品消费链对航空货运服务链提出新要求,急需大量货运资源,快速、安全、高效的运转原材料和货物。一方面,制造商企业需要尽快获取原材料投入生产,同时加速发货完成订单,激活现金流;另一方面,跨境电商企业需要尽快收到货物,并快速发给海外消费者,满足消费者需求。

然而,全球各国持续大量减班、停航和关闭机场,导致腹舱运力严重短缺,部分航空运输通道被阻断,许多热门航线出现严重的供不应求现象。国内方面,我国航司拥有较为发达的客运网络,腹舱带货的国际范围较广,理论上可以通达73个国家。但受疫情影响,我国客运航线大量停航,国际航班的腹舱带货能力受到极大削弱。根据航班管家提供的数据显示,2月份以来,不同区域入境航班量有明显波动。3月26日,民航局发布公告:从3月29日开始,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到任一国家的航线条,且每条航线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此举进一步缩减国际航班,影响运力供给。

国际方面,目前欧美国家逐步成为疫情中心。据民航资源网的不完全统计,航司方面,目前共有63家航司全线家航司停飞所有国际航线,包括:泰国国际航空、越南航空、希腊爱琴海航空、泰国微笑航空、巴基斯坦航空、曼谷航空、澳航、维珍澳大利亚、西捷航空、沙特阿拉伯航空、阿尔及利亚航空、马印航空以及Swoop航空。机场方面,共有14家机场关闭,停止运营;7家机场关闭部分航站楼;9家机场关闭塔台。

各国航司的大规模减班及停航使物流资源稀缺,不能满足产品供应链和商品消费链的需求,导致近期航空运价将维持高位。据TAC Index数据,从2月24日至3月9日,中国到美国的空运价格上涨了27%,达每公斤3.49美元。广州南航直飞澳洲SYD/AKL/MEL,空运费25号也正式突破100元/KG,首现三位数。与此同时,UPS、DHL、FedEx也开始增收“旺季服务费”:自 4 月 5 日起,UPS 将针对从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始发至欧洲、美国及美洲地区的货件实施一项临时性旺季附加费;自4月1日起,DHL开始增收附加费;自3月23日起,FedEx快递将对中国出口北美及欧洲的出口货物收取临时航线调整费,以弥补运营成本的增长。Atlas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John Dietrich称,即使商业腹舱运能弥补供给,但仍无法满足制造业反弹的巨大需求,而由于个别客运航空公司的腹舱运力不会在一夜之间恢复正常,有的公司需要到4月才能恢复。因此,国际航空货运价格将继续上涨维持高位。

航司纷纷选择临时“客改货”提高飞机利用率,满足货运需求。国内方面,东航技术公司对两架A330飞机进行了紧急“客改货”的改装工作,运输驰援欧洲医疗物资;吉祥航空也计划近日开始使用787客机执飞欧洲等国的货运任务。3月26日民航局发文支持特殊时期的“客改货”,文件指。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