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8日,有消息称,多家国内国有航空公司接到通知,为减少亏损,停止低价投放,监管部门将核查票面以及航信系统。三大航司于2月3日先行暂停超低价政策,并于2月6日凌晨按指导调舱。

对此,《证券日报》记者从多个消息渠道了解到,此事属实。一位OTA平台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个是行政指令,但具体文件是发给航司的,我们只能展示航司的价格,而且此事,航司也不愿意多说。”

一般而言,元宵节至清明节之间为传统意义上的淡季,记者在OTA平台查询近期上海至热门旅游城市的机票价格发现,三大航4折以下的机票基本消失,大部分都是4折及以上。而民营航空及廉价航空,4折以下的机票比较多见。

一家线上机票售卖平台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听说国有航司确实收到窗口指导,但没有下发具体的文件。”

另一家OTA平台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线旅游平台相当于是一个完全被动展示航司价格的平台,比如说航司涨了价,那么这个价格就体现在平台上了,但是涨价的逻辑、规则,在线旅游平台是完全不接触的。特别机票的折扣波动一直都很大,也不是特别规整不变的8折、9折之类的,它可能会浮动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

“这个月底我本来打算去一趟云南。2月1号我顺便看了看票价,2月底机票大概四五百块钱,淡季常规价。结果正月十五的时候再一查,同样目的地相同航班票价涨了一倍,北京去昆明的直飞票价暴涨到千元以上。”对于近期国有航司机票涨价,王先生在朋友圈吐槽。

在复旦大学上学的杨先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因为2月下旬就要开学了,所以从1月底开始就关注广州飞往上海的机票价格,当时查询南航机票价格都比较便宜,最低能够到约450元,系统显示是2.2折。2月8日查询的时候,都在4折以上了,比较好的时间点基本都是全价。”

2023年春运前30天(1月7日至2月5日)国内航线万班次,实际执行国内客运航班量34.25万班次,相比2022年春运同期增长17%,已恢复2019年春运同期九成以上水平。

“一般来说,我们机票价格是根据市场整体需求动态调节的,具体得看航线和市场需求。之前我们北海道航线价格跟三大航持平甚至更高,今年春节前我自己刷到过某个西南地区重点城市回上海单程只要几十元,比春秋低还带餐食和行李。”关于定价规则,吉祥航空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没有像国有航司一样收到相关限低价的指导。”

“票价都有浮动,要以当时查询为准,如果低价票被别的乘客购买了,那只会剩下打折更少的机票了。目前暂时没有超低价票不能销售的通知。”南方航空客服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据已经披露2022年业绩预告显示,三大航司2022年亏损合计超千亿元。

“航空公司最近决定停止低价促销以减少损失,这是航空业的常见策略。这样的决定旨在通过降低成本和增加收入来提高财务业绩。低价政策的暂停可能会影响国企航司在淡季的机票销售和业绩,但这取决于市场竞争、消费需求和整体经济等多种因素。”招商证券相关分析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一决定的影响也可能对更广泛的行业和市场发生连锁反应。然而,结果将取决于航空公司定价策略的有效性和市场上的其他因素。”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