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美国航企行李托运收费高达46亿美元。对于一项十年前还基本免费的服务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但这对于航企来说就完全是好事吗?未必。

2008年以来,各航企不断上涨各类行李托运费。近期美国多数大型航企纷纷宣布:若托运两件行李,则多数往返票价都将上涨140美元。捷蓝航空首席执行官为此做出辩护,表示近期行李托运费猛涨是为了对公司商业模式内其他内容进行创新。

这或许不假,但也揭示出航企只将行李托运费视为达到自身目的的一种工具。这些企业的计划是提升忠诚客户的体验品质,而不是提升行李托运的体验品质。所收取的行李托运费,只投入到了其他方面的创新,行李托运服务本身则毫无起色。

航企增长行李托运收益的手法,基本也就是上调价格,没有任何新意,也没有带来任何附加价值。这与曾经的出租车行业如此相似,因此,航空行李托运费会否被更优质、更高效的点对点行李运输手段瓦解,也是值得拭目以待的。

与出租车行业的情况一样,行李托运的流程数十年来未出现任何变化,始终效率不高、手续繁琐,并且完全不可靠。唯一真正的创新,则是航企推出了自助值机柜台,迫使乘客不得不自行完成大部分工作。那么行李提取呢?可以说几乎也没怎么改观。

出租车行业在按需服务和共享经济蔓延的情况下改变的步伐较为缓慢。航企也一样,在行李处理方面缺乏创新,因此,或许最终也会落得与出租车行业一个结局,即客户会寻求全新的替代方案。

行李托运价格在服务毫无极大改观的情况下持续上涨,导致这项服务的价值不断缩水。某些情况下,行李托运的费用甚至比机票本身还高!

此外,多数大型航企的定价结构都是静态的。乘坐短程航班的乘客,其行李托运费用与较长航班的行李托运费用相当。精灵航空算得上附加收益方面的先驱。此航企已开始尝试动态化的行李托运费用模式。而其他航企却没有任何动静。

Kayak、Expedia和谷歌航班等旅游预订网站已在其平台整合了行李托运费计算器。这将激励航企竞相下调费用,但目前尚未出现这样的局面。

若购买的是精灵航空的机票,则不能为了便宜而在达美航空托运行李,即使两家航企的航班目的地为同一座机场也是不可行的。目前看来,这样的限制从安全上来说显然是十分合理的。然而,一旦预订了机票,行李托运服务便无竞争可言。

最基本的一点,客户,包括航企和乘客,始终会要求便捷性、价值和更多的选择。一旦这样的需求达到足够大的规模,市场就必须予以满足。关于这一点,可以问问出租车行业。

人们都在嘲笑金枪鱼罐头产业是否已经因为千禧一代都不使用开罐器而近黄昏。因此,旅客人口特征的转变,也会对航企每年收取的数十亿美元行李托运费产生真真切切的颠覆性影响。

其实,千禧一代是旅游业人口增长最快速的一个客户群。这一代人对日渐衰退的传统行业和流程毫不留情。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都急于抓住这个良机,向航空乘客提供相关的行李运输方案,以避开低效、过时又支离破碎的行李托运流程。其原理就像亚马逊利用UPS和联邦快递提供上门送货服务一样,此类服务利用各航企帮助旅客避免行李托运的繁琐。

这一理念很了不起,但现实是大多数此类服务都标着贵得离谱的价格(想象一下:单程航班每件行李的运输费用从80美元到200多美元不等)。不过,这些企业仍然赢得了一些愿意为了更优质的体验而支付高价的旅客。

那么,航企的高管们是否已寝食难安?可能还没到这个地步。不过,如果他们明智,就会关注自己的客户有珍惜自己的钱包。多数行李运输公司都是私人企业,因此很难获得可靠的数据。但是,有迹象表明这些企业已受到一定程度的欢迎,近年来航企行李托运费不断上涨的形势下更是如此。看看Lyft和Uber的崛起,就会明白,一旦出现更轻松、更可靠的选择,并且其价格与当前的做法(即行李托运)相当,那么行李运输领域必会出现拐点。不过,尽管打破当前行李托运模式的条件已具备,但暂时尚未有哪方有所突破。

2018年底,首款航空行李运输方案问世,属于真真切切在成本上与行李托运相比较有竞争力的替代方案。与其他服务一样,此模式利用了现成的物流网络,但其真正具备颠覆性的是利用专有的运输搜索引擎来寻找和对比绝对最低的UPS和联邦快递价格,由此便能够针对一切行程均形成最便宜的运输价格。

这种方式让旅客能够以较低的费用将自己的行李直接运输至目的地。若只需要运输标签,则使用平台时不会产生其他费用。若运输时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则可支付额外费用购买一些附加产品,例如附加险或送货上门服务。

那么,更简单的流程和更便宜的价格是否足以改变无数旅客将行李运输至目的地的方式?目前下定论尚且过早,但2019年我们或可看出一点端倪。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