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11-13日,ISTAT Asia在新加坡举办。会上,航空业专家们汇聚一堂,共同探讨了航空业的现状及其发展前景。Cirium(睿思誉)参与了本次ISTAT Asia会议,并总结了会上的三大趋势观察。

随着亚太地区航空业的快速复苏,为了保持运力,部分航空公司正在考虑使用二手飞机或延迟退役旧机型以满足短期需求。

宿务航空(Cebu Pacific Air)是一家来自菲律宾的廉价航空公司。此前,为保证高可靠性,宿务航空向来使用全新飞机来支持其高起降循环和高密度客舱布局的航班运营。而随着旅客需求的复苏,宿务航空也不得不考虑使用二手飞机。宿务航空的首席财务官Mark Cezar表示,“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开始考虑使用二手飞机,那必然是为了增加短期内的运力,这里说的短期是指两到三年。”

相比于还在考虑的宿务航空,越南的航空公司已经采取了行动。越捷航空(VietJet)的机队规划、收购和融资主管Danny Ta Quang Ngoc表示,在疫情期间,越南航空公司就已经引入了一部分二手飞机,今年还接收了来自空客的飞机交付。

面对运力短缺问题,印度的廉价航空公司靛蓝航空(IndiGo)更倾向于延长旧飞机使用时间。靛蓝航空的首席财务官Riyaz Peermohamed表示:“印度是一个增长型市场,对飞机和发动机有着更高的需求。但在油价大涨的情况下,省油型飞机供不应求”。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表示靛蓝航空可能会延长旧飞机的使用时间,直到足够多的新飞机被制造出来,但不会使用二手飞机。

最后,专家小组强调,各航司所在市场的客流量正在迅速增长,尤其是当中国重新开放后,需求猛增将不可避免,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需要为此做好准备。此外,航空公司还需警惕利率上升、汇率波动和燃油价格上涨等挑战。

在如今动荡的经济形势下,多位租赁公司负责人对租赁业的进一步整合持谨慎态度。

AviLease的首席执行官 Ted OByrne表示,为追求更好经济效益,租赁公司将推动行业整合。然而,“当公司规模扩张到一定规模,将会变得难以管理和操控。”

Aviation Capital Group的首席执行官Thomas Baker也认同该观点,他认为租赁业务的发展需要规模,这将驱动全球性规模租赁公司的发展。租赁公司在一定规模之下具有规模经济效应,但当其规模过大,规模效应将逐步丧失,公司将会因为规模过大而变得不再灵活。Thomas Baker补充说,他不认为目前已经有租赁公司已经到了规模过大的阶段,但过大的规模将导致不得不失败。

针对未来租赁业的发展,Baker预测,租赁公司数量或将保持不变,但行业格局将会发生变化。他认为将会有一些全球的大型租赁公司出现,共同竞争某些业务。其他小型租赁公司将服务于特定需求和资产,或是支持大型租赁公司的业务。

CALC首席执行官Mike Poon认为,“即使疫情过后,行业整合的趋势将持续。随着乘客的回归,航空公司会需要更多的飞机。规模当然重要,但不能大而不强,租赁公司需要强化自身的专业能力。租赁行业都在寻求窄体飞机的租赁机会,比如Neo、MAX甚至C919等,这些都是客运市场需要的飞机机型。我们正在寻求的是全球租赁市场的多样化,且疫情过后,ESG也会受到重视。

BOC Aviation的首席执行官Robert Martin却认为,现在考虑整合的影响还为时过早。“整合只是个传说,现在还没有发生“,他指出,从2010年到现在,全球顶尖租赁公司的市场份额都在大幅减少。租赁公司数量在过去15年中显著增长,目前市场上大约有300家租赁公司。但一加一通常都小于二,租赁公司合并之后将面临出售资产的压力,而他们会把资产出售给刚进入市场的租赁公司。Martin举例说,“AerCap先后收购了GPA、ILFC,然后是GECAS,但合并后的公司飞机数反而减少了”。

Martin补充道,“任何考虑合并的租赁公司都不能忽视这一点,如果再经历一次市场衰退,你能否有效滚动债务融资,并填补增长的资本支出?尤其是在如今这个时期,监管机构正在大举介入航空租赁领域。”

租赁公司一致认为,随着经济衰退的临近,二级市场采购飞机将面临债务和高利率的挑战。

Deucalion Aviation亚洲区负责人Lewis Sutherland表示,我们的大多数交易是在利率较低的情况下签订的,主要集中在一些中年的飞机,如机龄为6、8、10年的飞机。虽然我们有能力以现有的市场利率购买飞机,但只要卖家拒绝折价出售,这就不算是真正的买方市场。不过,SKY Leasing的首席商务官John Duffy认为:“对于那些有稳定融资来源的公司来说,这仍然是一个买方市场。”

Genesis的商业负责人Pat Madigan观察到了同样的趋势,“我们发现一些寿命在中期至末期,机龄在10-12年甚至更长的飞机有着巨大的价值潜力,这些飞机能以短期租赁或AOG的方式进行交易。但获得这些飞机很难,因为卖家无意出售。”

ST Engineering执行副总裁兼航空资产管理负责人Yip Hin Meng表示,在如今的利率环境下,以合适的价格购买到理想的飞机并非易事。在二级市场交易的租约均为多年前签订的,而当时的利率水平与如今完全不同。

John Duffy表示,“市场上价值的搜寻可能并不存在于全新飞机的售后回租业务中,我们看到在市场上的一些RFP中,租赁因子的上涨较利率的上涨存在明显的滞后。”

Duffy回忆起疫情刚爆发时,大家都在等着一些租赁公司破产,好买下他们的飞机。然而事实是,几乎没有人破产。

Sutherland认为:“疫情是一场航空公司的危机,但经济衰退很有可能成为租赁公司的危机。由于再融资的困难,这场危机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Sutherland预计,未来将会有非投资级的、规模较小的租赁公司进行大量再融资,现有贷方可以进行再融资,但其资本金可能将面临严峻风险。他认为,“如明年资本市场维持关闭,再融资到期时,一些拥有较大再融资规模的公司将面临问题,届时可能会有收购其资产的机会。”

Cirium(睿思誉)数据仓库Cirium Sky助力航空业准确追踪碳排放数据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