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被竞争对手,却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拖垮,航空公司这两年的日子过得极度憋屈。

日本全日空航空和一家婚庆公司联合推出“机上婚礼”服务,现场有演奏,乘务员还用机内广播的形式献上祝福。

一套下来,要价300万日元(约合18万元人民币),着实不便宜,但据报道,至今已经有17对新人预约!

最接地气的当属泰国航空,去年他们亏损巨大,一共亏了1412亿泰铢(约合290亿元人民币)。压力山大的泰国航空,直接在街头卖起了早餐,3根油条搭配1份土豆蘸酱,售价11元人民币,干得风生水起。

去年10月1号,泰国航空骄傲地宣布,他们推出的早餐业务每个月能带来约1000万泰铢(约合206万元人民币)的销售额,他们还打算让更多伙伴加盟售卖油条。

川航的飞机餐一直远近闻名,网友形容为“喂猪航班”“从上机吃到下机”,以至于有乘客在飞机上看到抱着一筐土豆、准备开始投喂工作的空姐瑟瑟发抖。

疫情期间,川航一时间无人可喂,寂寞难耐之下,推出248元和448元的火锅外卖套餐,有锅有肉有菜有油碟,还送可乐和桌布,包邮到家。

嫌一单一单的火锅外卖不过瘾,川航又承接了团餐,给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等做饭吃,找回了昔日“喂猪”手感。

疫情期间,不忍飞机闲置,新加坡航空公司直接一顿爆改,把一架空客A380客机改造成了餐厅。

这家飞机餐厅根据不同舱位推出不同套餐,经济舱3道菜,售价约260元人民币;头等舱4道菜,售价约3168元人民币。

这价格和服务,怎么看都是割韭菜,没想到开售仅半个小时,900多个座位被抢购一空!

今年3月底,英国航空公司推出了头等舱套餐半成品外卖服务,一顿双人餐约400元人民币。

英国航空公司品牌和营销主管对外界一通胡扯:“我们知道顾客想念飞行,他们非常期待能重回天空,这个产品使他们有机会在家体验头等舱餐食,又满足了消费者对旅行的想象。”

不料英国人民真吃这套,推出该服务后不久,其销售额增长了一倍,几个星期之后的订单都订满了。

也就是说,无论国际还是国内航班,乘客都无法坐飞机从一个城市飞去另一个城市。

不过或许真如英国航空公司品牌和营销主管所说,吃飞机餐吃的不是饭,是“对旅行的想象”。

于是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接连推出了“无目的地航班”:载着顾客上天兜一圈,从哪里起飞就在哪里降落。

他们定的航线,从桃园机场出发,飞到日本九州上空,游客在飞机上俯瞰九州景色,然后飞回桃园机场。

上演最骚操作的还是泰国航空,在充分考虑了泰国国情后,他们推出一条新航线,叫做“诵经航班”。

泰国航空用心良苦,在面积只比我国四川省稍大的泰国,他们一飞就是3个小时。

在这3个小时里,你会飞过99个佛教圣地,还能听到机上有人领诵经文,并收到经书、佛牌等纪念品,一路佛光普照,比去西藏还更净化心灵。

这也是一场颠覆认知的旅行。你以为是坐飞机上天,欣赏宇宙里的满天繁星,浪漫无比。

实际上,飞机起飞后,他们就会关闭所有灯,再打开6个球幕投影,在机舱顶部投影出星空和银河。

星悦航空的社长表示:“在新冠疫情严峻的时期,人们容易变得消沉,希望赏星之旅能给大家多少带来一些梦想、希望和感动。”

相比以上两家不着调的航空公司,澳大利亚航空推出的“无目的地航班”明显靠谱多了,全程7个小时,经过众多著名景点,甚至带着游客去看南极,最后飞回出发地悉尼。

也因此,虽然票价很贵,从787澳元(约3777元人民币)至3787澳元(约18177元人民币)不等,但一经推出,机票就被订购一空。

有人认为,选择“无目的地航班”的游客人傻钱多,飞了个寂寞。其实这些航班,不论内容如何,都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相比搞副业、新增航线,尽量多地卖出正常航线的飞机票,才是航空公司的立身之本。

国内疫情刚爆发时,客流量雪崩,航空公司不得以给机票来了个“打骨折”价,随处可见低至四五十元的机票,花两三百就能飞跃大半个中国。

如果说这时还只是顺应市场规律,那么后来的“随心飞”和“机票盲盒”,航空公司是实实在在费了番心思。

去年6月18日,东方航空最早推出“周末随心飞”产品。用户花3000多元,就能在年内的任意周六和周日,不限次数乘坐东方航空和上海航空航班,飞往国内绝大多数城市。

如此“优惠”,可想而知“随心飞”产品有多火爆,上线万套,甚至出现黄牛高价倒卖的情况。

比如规定,必须在出发前5日以上订票;航班大部分是中转航班;还有消费者反映,请求退订,打了20多个电话都打不通。

就在“随心飞”热潮逐渐平息之际,今年4月,网上又出现了“机票盲盒”。用户花不到百元,即可购买一张指定出发地、随机目的地、随机日期的国内单程机票,不满意可以申请退款。

和“随心飞”产品一样,“机票盲盒”也遭到热捧。推出当天,“超千万人抢购98元机票盲盒”的新闻就登上了微博热搜。

盲盒开出的航班基本都是工作日,飞行时刻大多是早晚班机,飞往的目的地也很冷门,总之各种手段断绝了用户开心出行的幻想。

即便有人心大,真的说走就走,但回程机票可不再有优惠,如果被随机送到几千公里之外,买回程机票恐怕是要“大出血”。

全程下来,用户看似没什么损失,实际被旅游平台和航空公司当成了工具人,为它们的营销贡献时间和流量。

疫情迟早会结束,还有很多人没坐过飞机,广阔市场有待开拓,能活下来的航空公司必须趁机打出知名度。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