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公司托运一只金毛犬收了836元费用,落地后航空箱损坏狗狗不见了。爱狗如命的主人经历了30个小时的寻找和等待,遭到航空公司的各种拒绝和冷漠,最后他们领回来一具尸体。旅客交付托运费将“行李”航空托运,航空公司本该遵守合约将其安全送达。然而,花钱依然买不到安心。

2009年,一个小小的生命来到了这个世界,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她就是我们的MARS,我们的孩子,一只金毛狗。她那么温顺乖巧,喜欢干净、喜欢撒娇,从来不争抢,也不调皮捣蛋。她那双单纯的眼睛总是充满了对我们的依恋,对这个世界的热爱。我们憧憬着未来的日子,直到她渐渐老去,满足地躺在我的怀里,走进美丽天堂。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孩子”,突然之间,就没了——过去的几天,仿佛是一场噩梦。如果真的是一场噩梦,那该多好……

2012年8月5日晚10点20分,MARS跟我们一起搭乘南方航空CZ6993航班从西宁飞往北京。在西宁机场准备托运之前,我反复检查着MARS的航空箱,生怕航空箱有一丝不妥,委屈了孩子,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飞行。

2012年8月6日凌晨零点半左右,飞机如期降落北京首都机场。行李打包条少了一根,而航空箱的门竟是打开的。我的MARS却不曾出现。

心里陡然升起某种不祥的预感,我们急忙跑到南航行李提取处询问,被告知,MARS的航空箱在即将被送到超大行李处时破损,狗跑到机场内,目前没有找到……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我当时的心情,也顾不上那么结实的航空箱缘何居然破损到一只成年金毛可以跑出去的程度。我只知道,我那胆小的小姑娘,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在这个飞机轰鸣的地方,会是怎样的惊恐,会产生多么可怕的后果。

是不是有监控?回答是不知道,监控不是他们负责,也无权过问。机场的监控应该是没死角的吧?

那么可不可以进去寻找?回答是机场重地,只有相关工作人员、民警、武警可以进入,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

我们报了警,机场派出所来了两个民警,分别跟我们和航空公司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告诉我们:等消息吧!我们苦苦哀求,被不耐烦地拒绝,我们唯有沿着偌大的机场喊着MARS的名字,那是我们心尖上的宝贝啊。

6日凌晨大约三四点,我们返回机场,询问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是否还有人继续寻找呢?他们打了个电话,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找了?他们说可能机场内部的人员已经休息了。接着让我们别担心,只要狗不跑到停机坪影响飞机安全,问题不大。

射杀!射杀!当时的我们就仿佛被射杀了!我们只有苦苦哀求,现在飞机降落不多了,那是寻找MARS的好时机,求他们帮帮我们,他们却说这不是他们的职责,陆续回房休息了。

我们不是你们的乘客吗?我们的钱不是付给你们的吗?你们没有托运我的MARS吗?托运协议不是你们签订的吗?举手之劳,都不做吗?

6日早晨,机场内部安全管理人员出现了,问了情况,给破损的航空箱拍了照,然后告诉我们已经在全力搜索,让我们继续等待消息。等待的时间,每一秒都是漫长可怕的。当天下午,我们询问航空公司和机场,均被告知在寻找。

7日早上9点5分,我被电线点被人看到过,跑得飞快,不让任何人靠近,所以没抓住,当时发现的位置,在围界4号门。她还能跑得飞快呢。我就对工作人员说:“mars胆小,发现后不要惊动她,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马上进入,协助抓捕。”

中午12点17分,航空公司柜台工作人员通知我们狗找到了,但不确定就是MARS。他们带我老公去认领,从T2到T3。下车后在飞行区管理部门外一辆皮卡车后斗上,背对着我老公,躺着一只金毛:身体僵硬,嘴角带血。

老公抱着MARS进了飞行区管理部的空调房,他问为什么会死?不是说活着吗?出来一位领导说,我们刚抓到的时候是活着的,当用网枪捕住后,狗倒地、抽搐、吐血,没两分钟就死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领导翻了下电线分。“那发现的时候为什么不立即通知我们协助捕捉?”领导没回答。之后又叫来当时的操作人员,操作人员说的确是用网枪捕捉的,没有伤害她。

我们到了医院,医生听了听心跳,摇了摇头。摸了摸MARS的头部和身体,说,没有发现明显的外伤,因为没做解剖,死因不能确定。

“死因”,多么可怕的字眼,它断送了我仅存的一点点希望。我不知道那30多个小时,孤单单的她是怎样度过的。我不知道她在被抓捕的时候是怎样度过的。我不知道当她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她看到的是怎样的人类和世界。我只能用我仅存的力气,去放声痛哭!

事发后,北京南航地面服务有限公司给我们出具了一份书面《情况说明》,上面描述的经过很简单:“8月5日CZ6993次航班托运两条狗。8月6日0时 36分,飞机抵达北京,旅客提取行李时发现少收一件托运宠物,后行李装卸部门反馈有一件宠物箱破损,箱内所装狗逃逸。后报首都机场相关部门多方查找未果。 8月7日12时15分,接首都机场通知在场内搜寻到一条金毛狗。13时16分,经狗主人现场确认为其托运的金毛狗,此时狗已死亡。”

有人说,带狗坐飞机出游就是不对的。我以为只要航空箱的门不被打开就是安全的。为什么抓到三小时后才通知我们,而不是立即救治?我也想问问,难道我按照航空公司规定办的相关手续,按照规定用的航空箱,按照规定交了836元托运费,都不能提供任何保证吗?这次是狗,如果下次我托运别的东西,航空公司真的能够保证它们安全到达目的地吗?

mars使用的是日本爱丽丝的航空箱,姐姐三年前曾带狗在高速中遭遇车祸,大金龙客车前车头撞进两米六,航空箱收到强烈撞击仍完好无损,狗狗安然无恙,试问南航是如何搬运?如何能将航空箱毁成这般模样?大于强车祸的撞击mars怎能无恙?南航你们必须给出真相,还mars妈妈一个公道!

广州大量航班延误,已经凌晨一点了,昨天下午3点从航空托运到广州的藏獒,现在还在重庆中午,起飞遥遥无期啊,可怜我就在机场盲目无期傻傻的等待,航空公司也不确定时间……

航空托运竟然也有这种人,乱翻别人东西,偷走我姨妈价值几千的项链。老人家赶飞机才没去报警,然后现在正在伤心中……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