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行李涨价快托运不起了

前几天,在首都机场值机时,我看见一些乘客在国航柜台前翻箱倒柜地重组行李,场面蔚为壮观。

好奇了解了下,原来是国航北京清迈这条航线最便宜的那档机票没有行李托运额度了,而很多乘客买票时没有注意,导致值机时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被迫减轻托运行李重量。

不禁想起去年11月清迈水灯节时飞泰国,行李还是免费的,这改得这么突然,难怪很多人纷纷中招,有的需要补三五百,多的甚至要补2000块,堪比再买一张机票。

很快,社交媒体上,有人吐槽国航App上购买的往返机票,居然都不带行李额?国航什么时候变成廉价航空了?

也有人“随机应变”,“直接买行李额居然要900多块,索性淘宝上花400元买了个美联航的星空联盟金卡,送了一件行李,还带休息室。”却反被网友嘲讽,买的假卡,后果自负。

有东航网友“震惊”地发现,定了那么多次上海法兰克福往返国际航班第一次遇到奇葩事件:去程有托运额度,返程没有托运额度,需要花费1100元购买。

与之类似,海南航空“轻松飞”机票也无托运行李额度,机场补差价1000元左右一人,这个妹子本来考虑顺丰特快309元邮回家,恰逢春节快递休假,只好含泪“买个订票不长眼的教训”。

无论如何,行李收费不再是春秋航空们这些廉航的专利,以后买机票,即使是国航、东航、海航这些国内老牌航司,也真的得看清带不带行李了。

几何时,就连国际长途航线都开始收取行李托运费,这对于习惯了一件23KG-30KG免费托运行李额度的旅客无异于一记暴击。

今年2月底,美联航,美国航空和捷蓝航空提高了行李托运价格,与提前在网上托运行李相比,如果顾客在机场或临近起飞时间托运行李,他们每家都会向乘客收取更高费用。

比如,美国航空表示,如果提前在网上预订行李,乘坐国内航班经济舱乘客将支付35美元托运第一件行李,如果在机场购买行李,则支付40美元。

在 2023年《美国消费者行为研究报告》的一项调查中,美国人将航空公司行李费列为坐飞机最大的烦恼。

凯洛格学院管理经济学和决策科学教授马丁表示:“对行李收费的厌恶远远超过了哭泣的孩子、带宠物坐飞机等烦恼。”

美国CBS NEWS报道,为了手提行李和托运行李不被航空公司收取高价费用,“有服装企业生产了最多35个口袋的夹克,这样就可以让乘客把衣服当行李带上飞机。”

对于乘客来说,有个让人很不爽的扎心事实是,相比旅游服务其他领域,航空公司这门生意几乎从问世以来,就是通过持续给用户制造痛点来攫取更大利润。

比方说,你能想象下面这张图是上世纪40年代航空公司的经济舱座椅吗?宽敞得像是今天窄体机公务舱的“牙医床”。

再比方说,1967年汉莎航空航班上的午餐是论道上的,菜单通常包括多道菜、面包篮和牛排甚至龙虾等菜肴,和今天的经济舱盒饭那是天壤之别。

如果说这些黑白回忆都太过遥远,就在数年前,线上选座还是“先到先得”,到现在南航等航司开启了“公务舱选座也要收费”的先河。

靠窗座位、第一排额外腿部空间这些过去免费或完全靠运气的东西,现在也都是向乘客单独加钱出售。

至于经济舱选座,无论何时,经常只有最后几排可以免费选择,这让一些不愿意多付费的乘客又重新适应了现场值机。

你越难受,航司越赚钱,这些年,航空公司的“辅营收入”越来越高,飞机乘客却感觉自己每时每刻都在被榨取财富。

仅美国运输部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前9个月,美国航空公司的行李费收入超过54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超过25%。

航空公司辩称,劳动力和燃油等成本上升是他们最大的开支,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提高托运行李收费。

2017年,一位“精于算计”的底特律自由报记者通过美国航空公司报告中提到的托运行李成本,从而分析得出一件行李会额外消耗2美元燃油(不含人力成本)。

彼时,美国航空和航空业机构都没有反驳这一预测,美国航空公司发言人说“我认为你的数字是正确的。”

疫情过后,许多航空公司的收入和利润都创下了历史新高,比如最近法荷航集团、IAG集团(英国航空、伊比利亚航空)母公司都发布了财报,财报营收、利润创下历史新高。

但随着机票价格通胀降温以及新劳动合同等成本继续上升,这种利润增长正在减弱,增加行李收费只是航空公司为维持这些收入而采取的一项策略。

对那些有“旅途焦虑症”的人,能够提前选择座位,并坐在和他们一起旅行的人身边可能会感觉特值,而对于单身旅客来说则不然。

再比如,行李收费这件事,有人可以提前把三天行李装进一个小包,有人被迫要托运26寸拉杆箱,确实对于服务需求是有一定差别,但只要一谈到“收费”,大部分人谈钱色变。

时至今日,有多少国内旅客清楚“基础经济舱”和“全价经济舱”的区别?各家航司的提供的服务标准又不尽相同,需要乘客自己睁大眼睛看清每一个条款,以防止踩雷。

如果说酒店业、旅游团都在降低乘客出行困扰,简化消费者的“选择困难”,航空公司的做法反其道而行之,增加了用户的焦虑与痛感。

虽然我们都在骂国内航空也开始学习外航“行李收费”这事,但是肉眼可见,欧美国家的经济舱标准“更低”,参见国外瑞安航空、EasyJet打印登机牌也要收费,个人感觉这项收费服务引进到国内也不会太久了。

2022年9月,美国白宫和交通部宣布了一项拟议的新规则,要求航空公司和在线旅游网站提前披露机票全部费用,必须详细说明与孩子坐在一起、取消航班或托运行李等额外费用。

美国交通部长皮特在当时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这项规则旨在“帮助旅行者做出明智的决定并省钱”。

而国内社交媒体上对航空公司和OTA的吐槽也不乏“收费不透明”、“条款不清晰”,导致现场购买行李被收取高价费用。

航空公司“这一刀”宰得确实容易,但是国内比欧美强的一点是高铁四通八达,若航司一再“任性”,高铁的竞争力就会在无形中加强,所以你看国内航线上国航、东航就不敢太“ZUO”。

而国际航班上,随着越来越多航司开始“巧立名目”收费,一些简化用户使用痛感、收费透明的航司会受到更多欢迎。

前段时间,朋友搭乘新加坡航空时,看见经济舱也有两件23公斤行李可以托运,瞬间感觉赚到了,关键上了飞机注册会员还有免费Wifi,这种满足感恰恰是那些“行李收费”同行衬托出来的。

今日话题:你如何看待国内长途航班飞机行李收费?欢迎在下方留言框与旅界君互动。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