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刘强东接手德邦!身家70亿厦大首富退场,曾豪掷300万请校友游日本

52岁的崔维星要卖掉创立26年的德邦股份(603056.SH),刘强东接盘。

3月11日晚,德邦股份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崔维星将不再是公司实控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德邦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德邦控股”)将仍为公司控股股东,由 Inc.(下称“京东”)控制的宿迁京东卓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京东卓风”)将成为公司间接控股股东。

公告未披露交易金额。德邦股份表示,已收到由德邦股份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及一致行动人薛霞、公司董监高、153名自然人及机构股东与京东卓风签订的交易文件,前述人员和机构合计将转让德邦控股99.987%的股份。通过此项交易,京东卓风间接控制上市公司66.497%的股份。

2月28日,崔维星在公司内部早餐会上宣布了收购消息,说罢已泪流满面。知情人士透露,京东已委派高层进入,崔维星将在6月前后离开公司。

崔维星1970年出生,与顺丰控股(002352.SZ)王卫、申通快递(002468.SZ)陈德军、中通快递(ZTO.NYSE)赖梅松同龄。与他们多出身草根、从底层打拼不同,崔维星是快递业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他毕业于厦门大学会计系,被称为“厦大首富”。崔维星为人豪爽,出手阔绰,曾豪掷300万元请数百位厦大师生乘坐豪华邮轮同游日本。

崔维星热爱长跑,在大学时期曾拿下学校万米长跑冠军。他喜欢将企业经营比作长跑。2011年,意气风发的崔维星表示:“德邦的万米长跑的25圈,如今才只跑了三五圈,好戏还在后面。”

崔维星一手将德邦推上“零担之王”宝座,转型快递的决定又让他饱受争议。如今,创始人离场,德邦物流的崔维星时代即将落幕。在这条看不见终点的赛道上,德邦的接力棒已交至京东刘强东手中,后面还有好戏?

刘烨饰演的姚远,从基层快递员做起,在互联网浪潮中紧抓先机开创远方快递,一路摸爬滚打、几经沉浮,最终成为快递业领军人物。剧中姚远与崔维星的创业经历相似,均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进入快递行业,也都从快运行业转型至快递业。当时《在远方》新闻发布会现场,还请来多名德邦物流员工互动,这似乎隐隐证实人物原型即是崔维星。

1992年,山东诸城人崔维星从厦门大学会计系毕业,被分配到广东省中国国际旅行社从事财务工作。工作内容机械枯燥,崔维星当时每天的工作就是核对旅游团消费账单,不断打电话核实,然后再机械地打对勾。“我发现同宿舍的导游工资都能拿到1万元。我比他们牛多了,凭什么才拿1500元呢?”崔维星说。

1993年10月,崔维星从国旅离职,辗转去了珠海一家酒楼当会计,“工资还是1500元,而且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只有周日才能休息,还不能出远门,要随叫随到。我当时肠子都悔青了。离职三个月,我就又重新回国旅上班了。”

一个偶然机会,崔维星接触到了在珠三角刚刚兴起的航空货运。1994年,崔维星转入国旅旗下的空运货运业务,开始与物流行业结缘。

1996年,国旅业务转型收缩,崔维星决定下海创业。9月1日,“崔氏货运”开门营业,场地只有8平米,员工只有4个:崔维星和妻子薛霞,还有此前认识的司机和搬运工。刚刚起步,“崔氏货运”只能凭借着一辆借钱买来的货车,在广州、中山等地承接零活。

但凭借着对行业的理解,崔氏货运很快承包了南方航空(600029.SH)老干部货运处(下称“南航老干”)。1998年,崔维星在业内首创“空运合大票”模式,引起行业轰动。

这一步让崔维星从物流业的“二道贩子”,变为拥有资质的空运代理人,他将公司更名德邦,取“讲诚信,做一帮有品德的人”之意。

在公路运输行业,运输方式可根据重量的不同分为快递、零担和整车三种运输模式。其中,零担运输包括是指当运输的货物不满整车时,与其他批次货物共同拼车完成的运输模式,货物重量一般在在30千克至3吨之间。

德邦以零担模式为基本盘,经过10余年积累,在2017年,营收超过了200亿元,拿下“零担之王”的宝座。

年初,德邦股份敲钟上市,成为“中国零担物流第一股”,一时风头无两。阿里旗下菜鸟也曾向德邦伸过橄榄枝,但崔维星提出“低于200亿不卖”,最终双方并未谈拢。

这时的德邦股份被称为是零担快运领域的“顺丰”。崔维星对王卫十分欣赏,二人虽是劲敌,也是好友。

在德邦上市答谢会上,崔维星曾用“德邦是48岁的崔维星带着平均年龄35岁的高管在战斗,顺丰是48岁的王卫带着平均年龄49岁的高管在战斗” 来形容两者差别。

这一年,崔维星决定向快递业务转型,把原本零担业务与快递相结合,推出大件商品的快递服务。他宣布,将靠零担赚取利润,贴补快递,三年累计投入105亿元用于发展快递业务。

2018年“双十一”,48岁的崔维星穿着德邦工作服,一口气把一台几十斤重的洗衣机扛上五楼,送到用户门口。这似乎成为德邦全力进军快递业的最好证明。

卷入进快递业烧钱大战让德邦物流苦不堪言,对零担市场也缺乏足够的精力形成壁垒,业务流失严重,同行纷纷超车。

财报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德邦营收增速就在不断放缓,从2016年的31.57%直降至2019年的12.58%,而在2020年,增速已降至6.10%。

然而,德邦始终没在快递市场打开局面,市场份额不足1%。而在零担市场,德邦也失去“零担之王”宝座。运联智库调研的数据显示,2020年安能物流以1025万吨的零担货量成为行业榜首。

胡润百富榜显示,2021年,崔维星的财富已缩水至40亿元,排名1702位。

德邦由盛转衰命运,或与崔维星性格密切相关。与几位出身草莽的同行相比,崔维星更为谨慎。

曾有德邦员工这样描述崔维星:“他有时候责任感特别强,所以做很多事情都非常谨慎,没有80%以上的把握不动手。问题是做企业很多时候决策要大胆,执行要谨慎。结果老崔反过来的决策方式就让德邦犹犹豫豫,很多决策推出的时间也晚了。”

业绩预告显示,德邦股份2021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与上年相比,预计减少3.78亿至4.91亿元,同比减少67%至87%。

如果说2018年的德邦,举目四望竟无一合之敌。而如今的德邦,更像个虚弱的老象,周围环绕着虎视眈眈的同行。

或许也正因为足够“谨慎”,崔维星会选择在此时将德邦物流选择卖给京东。有业内人士证实,德邦和顺丰也有过接触,但顺丰体系已有顺心捷达,且公司目前的重心在同城货运上。相比之下,德邦快递与京东现在整体的布局更为互补。在经历11天的艰难谈判之后,崔维星最终决定放下,将德邦交给京东。

“双方将在快递快运、跨境、仓储与供应链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并将继续保持品牌和团队独立运营。”3月11日,京东物流有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通过优势互。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