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之死

7月9日凌晨,网友陈女士微博发文,控诉自己的宠物狗金毛siri被托运致死,控诉托运公司欺骗顾客,漠视生命,在各大网络平台引发网友关注。

因要从泰州回贵阳,陈女士必须把养了近两年的金毛犬Siri运回遵义,但金毛Siri体重80斤,因狗体重超重,不能和主人一起坐客机回家。siri比较容易晕车,而从南京到贵阳开车需要20多个小时,陈女士刚拿到驾照还不能上高速,她又担心宠物专车或顺风车让Siri不好受,因此在“帮帮国际宠物托运公司”花费2600元想要空运狗。

双方约定的是7月7日晚上九点多的飞机出发,托运机构借“空运需要办理相关手续”为由,6日早上提前接走金毛siri。7月7日,陈女士收到了狗搭乘的那趟航班取消的消息,而托运公司表示狗乘坐的是货机,可以按照计划起飞。因陈女士发出的多个语音和视频电话均被托运公司拒绝,托运公司也不发来狗的视频,所以陈女士怀疑托运机构私自将空运改成了陆运。事实上,在7月6号接走siri后,托运公司就陆运把它送往贵阳了。

当陈女士再次见到siri的时候,它已经死亡,陈女士表示当时它的尸体发臭,口吐白沫,身上飞满苍蝇。托运机构给出的说法是飞机货舱太热导致狗中暑,但事发后陈女士曾联系到了托运机构运输siri的货车司机,托运公司这才改口承认将空运改为陆运这一事实。

“毛孩子的生命就该轻贱吗?为什么宠物维权就这么难?虐狗、偷狗、毒狗、弃狗对宠物来说有太多践踏他们生命的行为了。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得到足够的尊重,宠物对养宠人士来说代表的不仅仅是一条狗、一只猫,他们代表的是琐碎生活中的精神寄托,因为不管在工作中遇到怎样的无奈,他们永远都会陪在身边,不离不弃!”

“下的空运单,私自改成陆运,还一直在骗主人,主人见到狗狗的时候已经被热死了。这是什么无良商家?丧心病狂!”

“赚着宠物托运的钱,做着下地狱的事儿,但是牵扯到了生命绝不能姑息,有一就有二,严惩才有戒律。不罚到他们肝疼,只会越来越多的无良商家无法无天。”

“我们希望相关法律的完善,相关部门的制裁,来给托运商家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也给宠物服务行业的商家一个警钟。宠物对主人来说是一个家庭成员,希望相关从业者能够给予足够的尊重。”

负责托运金毛Siri的托运机构是广州帮帮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回应称,出事后电话被打爆,已无法正常运营。与此同时,托运公司承认了空运转陆运的事实,并愿意承担责任,将会商谈赔偿事宜。托运公司此后给出两种解决方案:一是赔偿给陈女士一只狗,二是赔偿6000元。而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引来了网友的不满。

7月15日晚上,陈乔恩发长文为因不良托运而死去的宠物狗发声,她表示:“我实在无法想像会有多痛!因为毛孩子就是我的家人,无良的宠物托运杀了她的家人!气的我很难平静下来。”

托运本就有风险,主人已经为了宠物的安全和舒适,选择了昂贵价格的托运,但是商家却为了中间的差价,违约合同,私自更改成陆运。在炎热的夏天,宠物没有水,没有粮食,没有空调,只能在陆运行李舱被活活热死。由此,可见商家对于生命的漠视。

根据市监所的调查得知,接托运金毛单子的人,并非是广州帮帮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员工,而是个人,公司称小陈(员工化名)接到单子后,为了赚取差价,将单子转包给了这家货代公司。并表示公司没有收到钱。相关人士表示如果小陈没把这2600块钱入了公司的账户上,却以公司的名义和顾客签订合同,私自接揽生意、欺瞒顾客空运转陆运,导致金毛Siri死亡,此举可能涉嫌诈骗,小陈要为此事负责。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由此可见小陈还有可能涉嫌职务侵占罪。

更让广大网友惊讶的是广州帮帮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相关运输资质,虽然已经取得了营业执照,但是并没有在有关部门备案。也就是说,他们的运输生意是违法的。原来单子转包给了货代公司后,货代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将金毛安排给了宠物专车,也就是陆运。金毛上了宠物专车后,又改变了方式,转而被塞进了大巴车的行李箱。

一只狗的悲剧掀起了宠物托运行业的黑暗一角。不当牟利的商业欺诈行为和蔑视生命的宠物托运乱象让我们不禁愤怒不已。

宠物托运服务需求庞大。在行业高速增长下,问题也不断浮出水面。托运时间延期、骗走宠物、运输死亡、活体与货物混运、承诺与服务不符等,不会说话的宠物被当做货物一样送上车,然后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像这样的情况曾经出现过多次,2017年6月10日晚,一位网友左女士将一只宠物狗委托深圳某宠物运输公司,托运至11日深圳至武汉的航班。然而没想到,11日上午,她的父母在武汉天河机场接宠物时却被告知宠物狗已经意外死亡。托运的宠物狗意外死亡后,左女士与航空公司进行过多次交涉。今年6月9日,一位网友委托乐途(大连)运输代理有限公司将自己的狗从青岛发往大连,然而在运送至胶州时因货物较多并未装上车,导致狗滞留在胶州服务区仓库内近48小时。接到狗后,狗主人发现其患上了严重的脓皮症,后续联系客服他们给出的说法是狗没死就不管。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宠物托运因私自更改运输方式死亡,违反《民法典》中关于合同的规定,应当承担责任。但目前,对于宠物类的活体动物运输,法律尚没有明确禁止或需要取得特定资质。

很多人不理解主人对于宠物的感情,别人看来,宠物主人只是心血来潮地在某个时间点,养了一只宠物。而其实那个时刻的宠物主人,已经处于某种情绪的边缘,一切即将崩溃。是那只“宠物”的出现和陪伴,才拯救了那个时间的宠物主人。在此呼吁早日整顿宠物托运行业乱象、重塑行业规范,不再让悲剧重演。为了宠物,更为了人类,相应的法制规范和市场整顿应该提上日程了!(本刊记者/白晓娜)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