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托运动物死亡事件调查:金毛犬离奇死亡

26日下午15时许,北京通州CKC宠物乐园。一只名为Mars的3岁金毛犬被轻轻送入火化炉。数十位爱心人士从各地赶来,献上鲜花,送Mars最后一程。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狗。自8月6日起,Mars的故事就通过微博牵动了无数爱心人士的心。

8月5日22时,Mars随主人赵南乘坐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CZ6993航班由西宁飞往北京。当时,Mars被装在一只专用航空箱内,但在6日零时30分飞机抵达北京后,赵南被告知,航空箱破损,Mars失踪。

7日12时17分,南航通知赵南,犬只已找到。但此时的Mars已经死亡,尸体僵硬,口唇边有血迹。

在连续多日的交涉无果后,赵南彻底失望了,并将南航告上了法庭。23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此案。

25日上午,南方航空公司北京分公司负责处理此事的工作人员李瞳维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我们之前一直在与(赵南)他们协商,现在暂时还没有新的回应。我们在等法院的消息,走法律程序吧。”就记者询问能否提供相关事实真相的问题,李瞳维表示:“现在不行,抱歉,提供不了。”

这是5日登机前,赵南写下的微博,并贴上了Mars被关进专用航空箱的照片。此时的赵南内心忐忑不安,“以后再也不这么托运了,太让人揪心了。”赵南对随行的朋友说。

“我们一家人,曾走过3个完整的春夏秋冬,直到那场噩梦降临……”在赵南的微博中,她说,Mars温顺乖巧,喜欢干净,喜欢撒娇,从来不知道争抢,也不调皮捣蛋。

“她那双单纯的眼睛,总是充满了对我们的依恋和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她会为得到一个玩具开心不已,会对着蓝天和阳光露出灿烂的笑。我们一起去过美丽的丽江,也曾经并肩去看海天交界的方向。”赵南说:“她教会了我们付出、信任、责任和简单的快乐”,“我们一家人憧憬着未来的日子,直到她渐渐老去,满足地躺在我的怀里,带着一辈子的幸福走进美丽的天堂。”

出事前的一周,赵南曾带着Mars去了青海。“她看到了青海金灿灿的油菜花和蔚蓝的青海湖,她和July(另一只小狗)在青藏高原广阔的草原上奔跑,自由地恍若飞翔。”赵南说。

8月5日,是Mars回家的日子。赵南的家在天津,计划到北京后,再和她先生一起开车回天津。“在西宁机场准备托运之前,我反复检查了Mars的航空箱,生怕航空箱有一丝不妥。虽然,这并不是她第一次飞行。”赵南说。

零时30分左右,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没过多久,July从超大行李提取处被送出,行李打包条却少了一根,航空箱的门竟然是打开的。所幸的是,July还在箱中。但Mars所在的航空箱始终没有出现。

焦急的赵南跑到南航行李提取处询问,被告知:“Mars的航空箱在被即将送到超大行李处时破损,狗跑到机场内,目前还没有找到。”

“我们苦苦哀求,能否麻烦带我们进去寻找?被拒绝;能否麻烦帮我们进去寻找?还是被拒绝,不耐烦地拒绝。”赵南说,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沿着铁网不断地呼唤。

6日早晨,机场上起降的飞机陆续增多。赵南说:“几近崩溃的我们对南航的工作人员说,假如Mars确实影响到了飞机的起降,你们该射杀就射杀,因为那是几百个家庭,我们承担不起,但假如可以,求你们打伤她或打残她,请留她一条命,我们感激不尽;假如她没有妨碍到飞机起降,恳求你们不要伤害她。如果发现她,请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带我们进去呼唤Mars。他们答应了。”

上午9时,赵南被机场工作人员带入内部工作区,让她自己呼喊Mars试试。但两个多小时依旧不见Mars。之后,赵南再也没有被允许进入内部工作区。当晚,赵南等人制作了传单、悬赏,分发给南航工作人员、机场装卸人员,甚至是保洁阿姨。

“我们恳求大家帮忙,我们愿意以1万元酬谢!求大家帮忙,扩散,孩子叫Mars,母犬,性格温顺乖巧,绝对不会伤人。”6日晚,赵南还通过微博发出了寻狗启示。该微博迅速得到爱狗人士的友情扩散,转发量达1300多条。

7日早上9时5分,赵南被电线号门被人看见,但跑得飞快,不让任何人靠近,也没有被抓住。

12时17分,南航柜台工作人员通知赵南狗找到了,但不确定是否是Mars。不久,南航工作人员带着赵南的先生驱车从T2航站楼到达T3航站楼飞行区管理部。下车后,在飞行区管理部门外阳光曝晒的一辆皮卡后斗上,Mars正躺在那里,尸体僵硬,口唇边有血迹。

据南航一位工作人员称,刚抓到的时候是活着的,当用网枪捕住后,狗倒地、抽搐、吐血,没两分钟就死了。发现的时间是9时20分。

“我现在只想知道两件事:第一,航空箱是怎么碎的?因为如果不是箱子被弄碎了,Mars就不会跑出来,就不会死;第二,机场方面,为什么不在发现Mars的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究竟又是怎么捕捉到Mars的。”赵南说。

24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拿到的南航方面开出的《行李运输事故记录》承认,“由于狗笼破损,内装金毛(犬)丢失”。

从6日凌晨Mars失踪,到7日12时被告知可以认领。短暂而又漫长的36个小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于赵南一家要求南航提供事实真相的请求,案件代理律师、北京建祥宇律师事务所律师蔡春红告诉记者,南航方面表示“行李装卸部全程无监控,无法解释航空箱破损原因。机场所有监控中,均未发现该犬只。”南航同时表示,可以赔付一定金额,但不能道歉,不能提供犬只死亡线日,有名为“我是南航员工”的微博称,“我是爱狗之人,但我又在南航上班,我无力公开我身份,因为要养家糊口,但是我在这里站出来说这个,就是让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狗狗是被南航的工作人员活活打死的。”

有微博透露,“据一位南航工作人员称,两个航空箱是用机场行李的推车推到超大行李处的。July的在下面,Mars的在上面。在快到达的时候,Mars的箱子从1米高的位置摔下来,就破了,Mars就跑了。”

9日晚,赵南再次找到南航。“南航问我们有什么要求?我说让我看看从飞机降落至Mars死亡的所有画面。但被告知没有。Mars在戒备森严的首都机场内部呆了30多个小时,从T2丢失,在T3找到,居然没有一丝监控,一个画面没有。”

“旅客行李及机场异常状况竟然无法监控,这更令人对航空的旅客人身及财产安全报以担忧。”蔡春红说。

据赵南回忆,在办理托运的时候,南航方面曾要求赵南签署了一份免责协议,称宠物托运过程中发生的意外由旅客自己承担,与航空公司毫无关系。而按照目前国内航空运输相关规定,一旦发生意外,航空公司只需要按普通货物每公斤20元进行赔偿。

25日上午,记者拨通了南方航空公司北京分公司负责处理此事的工作人员李瞳维的电话。她对记者表示:“我们现在等法院的消息。之前我们一直在协商,那现在就走法律程序吧。”

李瞳维。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